陈欣:中行“原油宝”设计存在缺陷吗?| 洞见

2020-04-27

美国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暴跌至负价格,中国银行发布的“原油宝”系列产品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因此产品蒙受巨额损失的投资者集体维权。


中行“原油宝”设计是否存在缺陷?对此,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陈欣受邀撰文,分享观点。他认为,此次中行“原油宝”的负油价结算事件也是一次很好的投资者教育机会,让大家意识到金融市场存在各种难以预测的风险,对于各自不熟悉的交易品种要心存戒惧。同时,银保监会作为监管机构也可利用这次经验教训对于相关理财产品市场进一步规范,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

本周美国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暴跌至负价格,引发市场的极大关注。但油价的大幅波动和我国大多数投资者的直接关系并不紧密,我国投资者也没有亲身感受。然而,中国银行发行了“原油宝”的系列理财产品,其中之一就刚好挂钩这个跌至负油价的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原油宝是纸原油性质的账户交易类产品,不能提取实物,可以进行多空操作。正常情况下,购买纸原油采用全额保证金,不具备杠杆效应,风险并不高。



原油宝负油价结算引发争议


4月22日,中国银行正式回应原油宝客户,经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核实,将以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4月20日的收盘价-37.63美元/桶作为理财产品的有效结算价格。中国银行于4月21日为多头客户进行轧差交割,对空头客户则进行移仓处理。这意味着持有空头原油宝产品的投资者可获得暴利;但所有买入多头原油仓位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不仅血本无归,还倒欠中行266.12元/桶的平仓损失。如无法归还欠款,银行有权向人民银行申请将欠款记录纳入其征信。


该消息马上引发市场热议。到底谁应该承担负油价引发的损失,是银行,还是买理财产品的客户?


有投资者质疑,中行“原油宝”的产品设计存在较大缺陷,导致在目前的情况下亏损的产生不可避免。



移仓交易设计成本高


持有原油期货和原油现货面临的风险不同,原油期货在进行换月交易时存在一价差。尤其是疫情期,原油远月和近月期货之间的价差已趋扩大,如果一直持有,光换月的移仓交易就能让投资者亏损惨重。比如,当前WTI原油6月合约的期货价格不足12美元/桶,但7月合约则超过了20美元。如果进行移仓交易,单月损失就达8美元/桶以上。


该设计缺陷在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到期时也凸显出来,以至于 “多头客户看到负结算价格,客户希望更改到期处理方式,不希望继续移仓,希望改成轧差”。




仓位集中单月风险大

  

而且,“原油宝”的设计将该产品的仓位集中于5月单月的期货合约。在美国疫情导致原油供应与存储失衡时,单月合约的风险就凸显出来。专业的原油基金一般不会按中行“原油宝”的设计来配置其仓位,一般只会在最近月持有相对较少的期货仓位,而在更远月期货,比如7、8月合约持有更高比例的仓位。



选择过晚带来流动性风险

  

“原油宝”将持仓客户选择到期移仓或轧差交割的时间设为于期货合约的倒数第二个交易日。中国银行的判断是,“从历史经验看,不同日期的官方结算价根据市场实际情况波动,没有显著的好坏之分”。这个根据“历史经验”的判断是否可靠,存在争议。


然而,在期货合约到期前,若有较为重大的信息出现,市场容易发生较大波动,给交易带来不必要的流动性风险。在美国疫情期,将持仓客户交易选择的时间设为期货合约到期前,无疑具有较大风险。事实上,中国银行表示,“4月20日美国原油期货价格首次跌为负数,市场的剧烈波动导致我行对原油持仓客户无法进行正常移仓交易”。



风险披露是否充分?


有投资者批评中国银行没有在充分揭示“原油宝”的产品风险和明确过这个产品是期货产品等方面进行充分的信息披露。中行对此的答复是,在其官网和手机银行具有产品的详细说明,也明确过产品挂钩境内外原油期货合约的交易产品,在市场出现较大波动时也在对客渠道入口进行过精准弹窗提示和公告提醒。


然而,这些简单的风险提示并不涉及以上本文所提及的深层次风险。投资者是否真的能意识到“原油宝”产品设计所带来的风险?



投资者保护有待加强

  

下一步银保监会可以介入进行调查,厘清“原油宝”系列理财产品到底是否存在产品设计缺陷和投资者风险提示不足的情况。


此次中行“原油宝”的负油价结算事件也是一次很好的投资者教育机会,让大家意识到金融市场存在各种难以预测的风险,对于各自不熟悉的交易品种要心存戒惧。同时,银保监会作为监管机构也可利用这次经验教训对于相关理财产品市场进一步规范,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



陈  欣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

陈欣教授长期从事会计与资本市场、公司财务及证券投资策略等方面的学术与应用研究,曾在世界银行、麻省理工学院、奥胡斯大学、云南省发改委等机构工作或访问。欲了解陈欣教授更多精彩观点,可关注作者公众号:财经周末


内容来源 | 新浪财经